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科频道 > 育学点滴
抓住“小偷”以后
发布时间:2011-09-28 00:00:00

“报告老师,许怡红的饭钱被偷了。”我刚吃好饭,就有学生向我报告。

我跨进教室的时候,一堆学生正围着趴在桌子上哭泣的许怡红议论纷纷。我扒开人群,把许单独叫到了办公室,了解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当天早上,她把下一个月120元的定饭钱放在了铅笔盒里,忘了马上交给我,上午上课时钱还在,等吃好饭回到教室发现铅笔盒被人开了,钱不见了。

我马上做出判断,钱是被本班的人拿了,而且就在刚才吃饭的时候。因为许的座位是靠着里墙的倒数第二个,别班的学生不容易发现她铅笔盒里放着钱,她放钱的时候肯定被人冷眼看到了。第二,上午班级里人没断过,许除了上厕所,没有长时间离开,课间如果伸手的话上课马上就会发现。所以只有中午大家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下手才最安全。由此可见,拿钱的人是经过一番考虑的,他(我第一反应是男生)利用吃饭时大家不注意的时候下的手,而且很可能在吃饭这段时间将钱转移了。我问有没有人可以提供一点线索,大家交头接耳一阵之后没有人回答我。到我回到办公室也没人来说。

到底是谁拿的呢?我的脑子里没有怀疑对象,这种事也是第一次发生。况且,即使有怀疑对象,也不太好“审问”哪!一旦搞错,六年级的学生,有些事已经很懂了,有可能造成心理阴影,全班搜身吧,更不妥,再说极可能搜不到。还有可能让家长不能接受而把事情扩大。

怎么办?……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我急匆匆赶到会计室,问会计要了盒印泥,又拿了一张大白纸一枝笔一叠作业本走进教室,让所有的学生都坐好。

“同学们,我们班刚才发生了一件性质很恶劣的事,许怡红的120元饭钱不见了,这对我们学生来说是不小的数字啊,根据法律规定,失窃满60元就可以报案了。

“据我所知,拿钱的人就在我们班里,我很想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做,我估计是一时头脑发热。我也理解他当着这么多人不可能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所以我准备报案,让警察叔叔来查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一个人如果碰过了一样东西,不进行处理的话,就会留下指纹,许怡红的铅笔盒被那个拿钱的人动过了,上面肯定会留下了那人的指纹,尤其是中间那个凸出的开口处,除了许怡红本人的指纹,不应该有其他人的指纹,如果有,那么指纹的主人就是拿钱的那个人。所以,从现在开始不许任何人碰那个铅笔盒。”

是啊——这时教室里响起了一阵轻叹声。我继续说道:

“为了不冤枉一个好人,现在请所有同学把你的指纹留下,从第一组开始,每个同学用右手大拇指按一下我讲台上的印泥,再按一下这张白纸,然后签下名……”

我等待着那个拿钱的学生赶快站出来承认,可是没有,直到指纹全部按完也没有。我只能继续我的计划。

“好,现在大家的指纹都在我这里了,我只有把许怡红的铅笔盒和这张留有大家指纹和名字的纸拿到派出所,事情很快就会真相大白……可是我真的不想你们当中有人小小年纪就去那种地方。吴老师也不是一个没清没义的人,我给他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他主动承认了,只要把拿的钱拿出来,我保证不但给他保密,而且既往不咎。现在我把作业本发下来,请每人拿一枝铅笔,在上次作业的计分格里画一个小圆圈,谁也不许看旁边同学的,画好后请直接交到我手里。但是,拿钱的那个同学,请你画三角。我提醒你一下,这是你惟一的机会,否则我将把许怡红的铅笔盒和这张纸马上送到派出所。对了,要是你承认了,我先替你把钱还给许怡红,等你觉得安全了再把钱还给我。”

在一阵忙乱中,作业本全交到了讲台上。我抄起它们,直奔办公室。

圆圈,圆圈,圆圈……一连看了三十来本,全是圆圈。终于,在最后的几本中,我看到了一个很淡很淡的小得快看不清的三角。本子的主人是我没有想到的一个女学生,她平时一向规矩,且性格内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我在欣喜计划“得逞”的同时,隐隐夹杂着一丝忧虑。职业的直觉告诉我,不能草率处理这件事。尤其是不能马上通知她的家长,她此时的心里肯定也在煎熬,表面上得装得若无其事,实际上非常担心我会不会守承诺。

想到这,我马上又回到教室,当众宣布:“结果出来了,所有人都画了圈,可能那个拿钱的人不在我们班,也可能许怡红放忘记了,钱没丢。”

正当许怡红涨红了脸要反驳的时候。我马上又说道:“许怡红,你说不定把钱放书包里了,老师再来帮你找找吧。”说完我就走下去把她的书包拎到了讲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翻起了她的书包。在我手伸进去的同时,右手拳头里攥着的120块钱也随之进了书包。

我假装翻了一会儿。

找到了!钱在这儿!当我拿出那皱巴巴的两张纸币时,所有人都呆住了。尤其是许怡红和那个画三角的女学生。这个时候,许怡红站了起来,欲言又止。我直直地看着她,微微地摇了摇头。她领会了我的意思,又坐了下去。这个时候,我在余光里看见了画三角的女生如释负重的表情。

第二天,我以订正另一本作业为名叫了十几个学生一个接一个到我办公室。那个拿钱的女孩我排在了最后。我把昨天画三角的本子摊在她面前,微笑地看着她,我低声地问对她说:“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她的脸刷地红了起来,身体明显地让人感觉紧了一下。约有半分钟,她嗫喏着说:“我,我想买个MP4,爸爸不肯给我钱,所以就……”说完,她的眼泪吧嗒吧嗒直掉。

我努努嘴,递了张餐巾纸给她,示意她不要哭。我对她说:“老师不怪你,人都有犯晕的时候,况且你还是个小孩子,如果你以后想得到某样东西时,能够同时也想想获得的手段是否恰当就好了。”

女孩擦了把泪,忽然伸进裤袋拿出一张100和两张10元的纸币。一边哽咽一边说:“老师,钱还你,我没用掉。”

我看着她手中的三张经历了一场惊险的纸币,不由得想起昨天教室里许怡红的反应,原来我只顾着“伪造现场”,没想到出此纰漏。那么也就是说,许怡红不但知道我在“说谎”,而且还知道我已经抓到了那个“小偷”,并且想保护她。

果然,在本周的周记中,徐怡红就写道:……当时我就知道老师您在“说谎”,因为钱的面值不对。后来我看到你恳求的眼神和摇头的姿势,就想到你似乎要隐瞒什么。老师,我不怪您,您在保护一个人,我知道。您是个善良的好老师,我佩服您。不过,那个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她故意拖长写在了翻过来的一页。

她就是许怡红。虽然您做得挺隐蔽,可还是瞒不过我的。老师您放心,我不会戳穿她的,我还要跟她做好朋友,配合您的工作……

机灵鬼!我微笑着写下了批语:有时候我们更要保护那些犯错的学生,因为他们稚嫩的心灵还不足以承受惩罚。谢谢你,我的好学生。

但我对拿钱女生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TEL:0512-66070291/66070292
FAX:0512-66070290
E-MAIL:Tasx@Vip.163.com
 
     
 
苏州高新区通安中心小学校版权所有©2014  地址:苏州高新区通安镇东唐路3号  苏ICP备10211997号-1